香蕉免费分享二维码

fhaini1943頭像

作者

  魏曉

來源

  AI藍媒匯(lanmeih001)

周鴻祎,沒有半點表示。

就在兩天前,他昔日的合作搭檔齊向東帶領著奇安信正式登陸科創板,完成了自己的上市夢想。還在當天,奇安信上演了股價大漲138%,盤中市值最高達到了969億元的資本追捧神話。

這一屬于齊向東,屬于奇安信的高光時刻,周鴻祎卻僅是看客。

業內都知道,從3721時代再到360時代,周鴻祎與齊向東并肩作戰十多年,一起扛過無數次槍打過無數次仗,共過患難,也同享榮華。

周鴻祎是一號人物,四處開炮拼殺沖鋒在一線,齊向東是二號人物,坐鎮后方謀篇布局。360恍如鯰魚般殺傷力的由來,正得益于二人的完美配合。

業內也都熟悉,奇安信本就脫胎于360。

公開資料顯示,奇安信前身即為“奇虎360企業安全集團”,創辦于2014年,是360在B端業務的重要布局,垂直于政企安全B端市場。后在2019年4月奇安信從360體系脫離,齊向東與周鴻祎正式“分家”。

齊向東終于敲鐘

雙方不僅在股權上、品牌授權、業務等各個層面再無瓜葛,甚至還隨著周鴻祎帶領360殺入B端市場,變成了同臺競技的競爭對手。

“老周”與“老齊”,這對昔日的黃金搭檔,也就從以前一致對外的兄弟變成了互為競爭的“友商”。

有時,分道揚鑣并不算什么,怕就怕,分道揚鑣之后,雙方還身處在同一賽道,彼此間要廝殺個你死我活。

周鴻祎背后的男人

很少有人知道,2005年奇虎360最初成立時,董事長是齊向東,他才是360真正的創始人。

那時候的周鴻祎,從雅虎中國離開后,便去IDG做天使投資人了,投過羊奶、投過煲湯,還投過靶場都失敗了,最后還是回到360,從齊向東手中拿走了董事長的位置。

一方面,360成立時本身就是周鴻祎投資的,包括沈南鵬、王功權這幫投資人,也是看中周鴻祎這個人才投的360,另一方面,齊向東也是自3721開始就追隨周鴻祎的老部下。

在投身互聯網創業之前,齊向東曾經是新華社最年輕的廳級干部,也是第一個辭職到互聯網公司任職的廳級干部。

在新華社,齊向東任職17年,作為主要人員和分項目負責人參加了新華社重點建設項目“三網一庫”和“新華2000通信工程”的建設。這期間,齊向東結識了北上打拼多年,并最終創業的周鴻祎。兩人的交情,始于1999年。

2003年8月,齊向東加盟了周鴻祎創立的北京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,就任3721公司總經理,就此成為彼時下海創業浪潮中的一份子。

為什么去3721,下海總得先找條船把。齊向東心想著先在周鴻祎那條船上適應一下,適應適應水性。

沒想到這一適應,就是十多年。

回頭來看這段歷程,齊向東是感謝周鴻祎的,他曾感慨,如果沒有周鴻祎這條船,也許他早就淹死了。

在3721擔任總經理的兩年時間,齊向東完成了一個官員身份到商人身份的轉換和適應,周鴻祎也終于找到了一個最好的幫手。

此后的360中,一個成為了老周,一個成為了老齊。

齊是一個老成持重的人,比起習慣于沖鋒陷陣的周鴻祎來,他更喜歡布局。他的角色有時候像是劉邦身邊的蕭何,“鎮國家,撫百姓,給餉饋,不絕糧道”;有時候又像是韓信,“戰必勝,攻必取”。資深媒體人遲宇宙認為,360沒有周鴻祎,就會找不到方向感;若是少了齊向東,則會成為一盤散沙。

周鴻祎沖在一線四處開炮,在江湖博出了紅衣教主的名聲。齊向東在后方備足彈藥兜底善后,天塌下來有齊向東頂著。

當年傅盛從360正式離職并且拿到20萬股股票的條件是,要跟奇虎簽訂一個嚴苛的離職協議,關于競業期限,不說公司壞話等等,為什么簽這個協議,傅盛給了兩個理由。

一個是息事寧人,趕緊完事走人。第二,當時齊向東告訴他,協議就是個過場,只要你半年內不做安全,就什么事都沒有。傅盛不信周鴻祎,但他信了齊向東。

再到3Q大戰時,騰訊向深圳公安局報案,差一點就把周鴻祎給抓到了。若是抓到了,那360的后續可能就要被改寫了。

周鴻祎在自傳《顛覆者》中詳細描述過這一幕。那一天,他在上班途中,接到了齊向東電話,齊說:“公司里來了30多個警察,你趕緊逃。你看看你現在能飛哪兒,就趕緊先飛過去。剩下的以后再說。”

于是,周鴻祎轉頭就去機場,前往香港。

安全一哥之爭

成功“跑”掉的周鴻祎借著3Q大戰的勢頭,一舉將360帶上了美股資本市場。

不過周鴻祎在紐交所敲鐘的那一刻,還有那一張360上市時的合影照片上,都沒有齊向東的影子。事實上,齊向東本已買好機票,但最終決定留在公司“保衛公司的安全”。

對于齊向東而言,這是其一大遺憾。畢竟帶出一家上市公司,這是他長久以來的情結。

自2014年奇安信前身“奇虎360企業安全集團”成立之后,在360內部,周鴻祎與齊向東逐漸有了明顯的分工。周鴻祎專注C端,齊向東專注B端的企業安全。

一度“分家”傳言不斷。

2016年,360退市美股進行私有化,齊向東大幅拋售股票套現,持股比例由約8.1%降至約為2.2%,后至2018年360在A股重新借殼上市,齊向東持股僅為1.8%,同樣未出現在上市現場。與此同時齊向東增資奇安信,成為后者的實際控制人。

再到2019年4月,二人徹底完成“分家”。

根據360彼時公告,清倉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全部股權,并收回給其的360品牌授權。

公告顯示,彼時奇安信的評估價值為164.78億,360將以37.3億元出售所持的全部22.5856%股份,從而獲得29.8億的投資收益。同時,360宣布未來重點進入政企安全領域,將通過包括不限于自建、投資、并購等方式進一步落實。這意味兩家公司,也可以說周鴻祎與齊向東就此進入競爭關系。

對于奇安信從360體系的脫離,周鴻祎認為自己成全了齊向東,強調老齊是戰友,要幫助老齊登陸科創板。“如果我們不賣,他上不了市。證監會對獨立性有要求。”

在周鴻祎最初的預想中,360將聚焦于核心安全技術、大數據、國家網絡安全的頂層設計等,由奇安信、綠盟等公司做具體應用,雙方不再同一層面上競爭。

且從當時的資本市場環境來看,賣出奇安信股份,360完成套現也是一項很劃算的生意。

但今時不同往日。

首先是投資收益上。以奇安信目前接近900億市值計算,360去年賣出的22.5856%股份約等于190億元,與37.3億的出售價格相距甚遠。

再者,B端競爭維度上。脫離360之后,奇安信引入中國電子為第二大股東,一躍躋身“網絡安全國家隊”。據國信證券研報,奇安信已經牢牢站穩政府和央企市場,進入了90%以上的中央政府部門、中央企業和大型銀行。

IDC今年7月發布的最新中國安全資源池研究報告中顯示,當前奇安信已經以18.1%的市場份額穩居行業第一。

更關鍵的是,奇安信正值風光,而360目前已顯頹勢。

截止目前,360市值僅為約1300億元,距離巔峰已蒸發了3000億元,早就不復昔日互聯網明星地位。一個事實是,齊向東這個曾經站在周鴻祎背后的二號人物,目前的身價已經直逼周鴻祎。

這也直接導致,誰才是真正的“安全一哥”,可能沒了標準答案。

對于周鴻祎而言,過去十年來他的對手是騰訊百度,但現在,或許他最大的對手,正是昔日同袍齊向東的奇安信。

香蕉免費分享二維碼

Tags: